移动版

315特稿丨虚假增持套路深:大股东"忽悠式"增持频频发生,实控人增持爽约屡见不鲜,高管增持承诺成空话放股民鸽子...

发布时间:2020-03-12 15:26    来源媒体:和讯

在A股市场中,除了老生常谈的“牛”、“熊”之外,还有一种让股民们惟恐避之不及动物,它就是——“黑天鹅”。而央视的 3·15晚会,作为驰名资本市场“大杀器”之一,在过往的数年已经有一大批“黑天鹅”从3·15晚会中飞出。事实上,近年来监管部门对资本市场乱象敢于亮剑,保持高压震慑,对违法违规行为严惩不贷。

值此2020年“315”即将到来之际,《和讯网》开设“315股市打假”,总结和呈现一批严重伤害投资者利益的上市公司,以期帮助投资者们避开“雷区”。

今天我们聚焦另一个主题——虚假增持。一般情况下,上市公司获得重要股东增持,都是彰显了股东对公司未来发展和业绩预期的坚定信心。

但股东增持的风险也是很明显的。首当其冲的是,大股东增持往往是主力机构刻意打压股价的契机,绝大多数股票在大股东宣布增持后都呈现先扬后抑的走势,反而导致投资者清仓逃跑。其次是增持一旦因某种原因不能兑现,就会影响公司声誉。上市公司大股东不能按期兑现增持承诺,除了无法规避的客观制约条件外,如资本市场环境、经济环境、融资环境等发生了较大变化,也不乏是一种人为欺诈,人心叵测,其中也有猫腻,把增持作为诱饵,引逗股民追捧,以提升股价。

315特稿丨虚假增持套路深:大股东

实际上,近年来上市公司大股东增持违约的情况频现,或延期或搁浅,增持变成“画饼充饥”的资本游戏,变成戏弄投资者的欺诈手段,只是虚晃一枪。

来看看刚刚过去的2019年都有哪些上市公司违背了增持承诺,受到了监管层的惩罚。

金财互联股东徐正军未按承诺增持

2月20日,徐正军作为金财互联(002530,股吧)持股5%以上股东,多次变更增持承诺,且原增持承诺的实际完成率为0。为此,深交所对其下发监管函。

2018年6月22日,金财互联披露了《关于部分持股5%以上股东拟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徐正军作为金财互联持股5%以上股东,承诺自2018年6月22日起12个月内增持金财互联股份,即至2019年6月21日。2019年7月8日,金财互联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部分持股5%以上股东延期实施暨调整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议案》,同意徐正军延长此次增持计划实施期限,延期期限为自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12个月,即至2020年7月7日。2020年1月23日,金财互联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部分持股5%以上股东终止实施增持计划的议案》,同意徐正军终止此次增持计划。

公告显示,金财互联部分持股5%以上股东朱文明、徐正军及束昱辉拟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或相关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金额合计在1.20亿元至1.50亿元之间,其中,朱文明增持金额为4000~5000万元;徐正军增持金额为4000~5000万元,束昱辉增持金额为4000~5000万元。

徐正军作为金财互联持股5%以上股东,多次变更增持承诺,且原增持承诺的实际完成率为0。徐正军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1条和第11.11.1条的规定。深交所要求徐正军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九安医疗实控人刘毅"忽悠"员工增持自己却暗地减持

2020年2月17日晚间,天津九安医疗(002432,股吧)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董事长鼓励员工近日增持公司股票,对于连续持有增持股票12个月以上并在职的员工,若亏损将自掏腰包补偿50%。不仅如此,九安医疗公告还称,对增持后不满12个月内离职以及因个人过失或任何法律纠纷给公司带来任何损失的员工,取消上述补偿资格。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31日,九安医疗及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的全体员工总数为1153人。

需要注意的是,刘毅在“喊话”员工增持股票的同时,自己却在持续减持九安医疗股份。梳理公司历史公告发现,1月22日,九安医疗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三和公司于1月20日、1月21日以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持有的九安医疗无限售流通股共887.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而通过天眼查显示,石河子三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第一大股东、公司实控人为刘毅,持股比例达89.34%。

2019年10月10日发布的减持计划,三和公司计划自2019年10月10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865.61万股,不超过该公司总股本的2%,且在任意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总数不超过九安医疗总股本的1%。

2019年3月2日,九安医疗公告,持有其1.6亿股(占该公司总股本比例37.28%)的控股股东三和公司,计划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该公司股份不超过865.6万股,减持原因为自身资金需要。

2019年9月23日,九安医疗收到三和公司《关于股份减持计划实施完毕的告知函》,后者3-7月间累计以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九安医疗股份2116.16万股,占前者总股本的4.9%,所持九安医疗股份从37.28%降至33.43%。

这样看来,刘毅控制下的三和公司,2019年开始就已经进行了大手笔减持套现。

2月19日晚间,九安医疗收到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九安医疗补充说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2020年以来所持公司股份变动情况,并明确上述主体未来减持计划。同时,要求其说明对倡议人补偿能力、补偿保障措施的具体核查情况,说明本次倡议所涉亏损补偿的合理性、可行性,以及说明本次增持公司股票倡议的原因及目的、是否存在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捷成股份薛俊峰等三人虚假增持收监管函

2019年11月28日,捷成股份(300182,股吧)公布了关于收到深交所对郑羌、薛俊峰、邓浩的监管函。原因是三人虚假增持,承诺增持公司股票在披露期间内未实现承诺。

2018年7月9日,捷成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徐子泉、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团队,计划自2018年7月9日起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亿元,累计增持股数将不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2%。

直到2019年6月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捷成股份的增持计划一直停留在口头上,并未按期实施增持。相反,与未增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捷成股份的减持动作却接连发生,而且均处于增持承诺期中。在承诺期内,控股股东和高管接二连三大手笔减持。

公司控股股东徐子泉在2019年3月21日,徐子泉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约5149.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徐子泉仅该笔减持就套现2.86亿元。另外,捷成股份5月13日晚间公告,为归还股票质押融资贷款、降低股票质押风险,同时为引入战略合作伙伴,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徐子泉拟将公司股份1.64亿股(占总股本的6.37%),协议转让给珠海节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转让价4.6元/股,总价款7.54亿元。此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发生变化。上述两笔合计总计10.4亿元。

还有根据捷成股份去年6月14日公告披露,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荆错的《股份减持计划操作完毕的告知函》,截至2019年6月13日,荆错已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数量213.58万股,此次股份减持计划已实施完毕,按当日股价计算,荆错减持获利966.2万元。

新纶科技高管5000万增持计划落空

2019年11月20日,新纶科技(002341,股吧)发布了深交所《关于对深圳市新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当事人的监管函》的公告。

根据深圳市新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9日披露的公告,吴智华、王凤德、王友伦、翁铁建、文成炜、张桥拟自2019年5月9日起六个月内增持新纶科技股份,合计增持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不超过10,000万元。

但11月9日,新纶科技公告称此前6名高管拟增持公司股份金额合计不低于5000万元,不超过1亿元,但六个月过去,上述高管未实现承诺,公司称因增持股份所需资金未能筹措到位实施困难,所以终止了增持计划。

深交所表示,吴智华等6人为新纶科技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时任董事会秘书,未能恪尽职守、履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了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11.11.1条及本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3.1.1条的规定。请你们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

ST罗顿实控人增持爽约刚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2019年9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了纪律处分决定书,ST罗顿实控人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夏军未能在承诺的增持期限内完成增持计划,被上交所通报批评。该纪律处分将通报中国证监会,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呢?经查明,2018年5月8日,ST罗顿实际控制人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夏军披露增持计划称,自2018年5月10日起的6个月内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票,增持金额为3500万元至10000万元。其中李维及夏军增持金额不低于3500万元,不高于1亿元;而公司的部分高管承诺将增持100万元至300万元。

该增持公告发出后,高管们如约完成了增持计划,然而实控人及一致行动的增持动作却进展缓慢,至2018年11月10日该增持承诺到期时,李维和夏军仅仅增持了99.4万股,完成增持金额305.57万元,还不及当初增持承诺下限的十分之一。于是2018年11月10日,公司披露公告称,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夏军未能在承诺的期限内完成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决定将本次增持计划的增持期限延长6个月。

然而没想到的是,在延期的这半年内,李维及夏军竟然一股未买,他们称,受公司进行的资产处置等重大事项,以及处于定期报告的密集披露窗口期影响,未能完成增持计划。上交所认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面向全市场公开披露的增持计划,涉及全体投资者对公司发展前景和投资价值的判断,可能对公司股价和投资者决策造成重大影响,是市场高度关注的重大事项。相关增持主体应当根据自身资金实力、履行能力等,审慎确定增持规模。其一旦作出增持计划并对外披露,理应严格遵守、及时履行。李维及其一致行动人夏军违反增持承诺,其行为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

凯恩股份(002012,股吧)控股股东持计划“爽约”

2019年9月15日晚间,凯恩股份公告称,凯恩集团决定终止实施增持计划。

2018年1月,凯恩集团承诺增持:“自增持计划披露之日起12个月内,凯恩集团择机在二级市场增持凯恩股份的股份,累计增持比例不超过增持计划披露之日的公司总股本的3%。本次增持所需的资金来源为凯恩集团的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

当时凯恩集团提出的增持目的为:“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和对公司价值的认可,相信公司具有资本市场的长期投资价值,同时为坚定投资者信心,维持公司股价稳定,切实维护广大投资者权益”。

如今一年多过去,凯恩集团违背承诺,也“打脸”了它当时对上市公司的美好预期。

凯恩集团为何终止增持承诺?它自称是缺钱了。凯恩集团表示:“现阶段已实在无法再筹措足够的资金执行增持计划。”实际上,这不是凯恩集团第一次表示因为缺钱而无法增持。就在去年1月,凯恩集团就曾表示因为资金不足,无力完成增持计划。当时凯恩集团资金不足主要是因为偿债压力大以及股份被冻结。

延安必康(002411,股吧)高管承诺增持1.5亿元爽约

2018年9月21日,延安必康发布增持计划,公司10名董事、监事、高管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充满信心,结合对公司股票价值的合理判断,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增持金额合计不低于1.5亿元。

公告显示,相关主体当前均未持有公司股份,根据增持计划,增持价格不高于每股30元,李京昆增持金额不少于6000万元,香兴福、雷平森、邓青分别增持金额不少于2000万元,其余6名高管各自增持金额不少于500万元。

2019年8月13日,公司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终止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议案》,在增持期间内,上述拟增持人员均未增持公司股份。

对于增持“爽约”,给出的理由是“由于金融市场环境变化、融资渠道受限等客观原因,增持股份所需资金未能筹措到位,导致增持计划的实施遇到困难”。2019年9月12日,公司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该终止增持议案。

2019年2月,公司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新沂必康质押给兴业证券(601377,股吧)的部分股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此次合计减持174.47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0.11%。此次减持,正式拉开了控股股东及实控人的被动减持大幕。

截至9月10日,延安必康实控人李宗松及其一致行动人新沂必康、陕西北度、恒升308号信托计划、恒升309号信托计划,合计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0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02%。且李宗松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预计,未来六个月内通过证券交易系统出售股份合计可能达到或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5%。

东方日升李宗松增持未果反变减持

2019年8月2日公司发布了持股5%以上股东李宗松的减持计划,称由于股票质押业务存在违约风险,该股东所质押给质权人的部分股票可能存在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情况,以及个人资产配置需要,产生主动减持情况。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预计在2019年8月26日至2019年11月23日期间,连续90个自然日内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

几天之后,8月6日,公司发布了增持计划未实施的公告。李宗松去年8月起计划未来12个月拟以自有资金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等方式增持公司股份,由于目前资金状况发生变化、股票被强制平仓,无法在期限内实施增持。

2019年8月27日,东方日升(300118,股吧)发布深交所下发监管函公告。

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8月22日,东方日升股东李宗松持有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10.22%的股份。2018年8月23日至2019年8月19日期间,李宗松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合计卖出公司股票46,623,489股,并将1,500,000股公司股票进行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持股比例累计减少5.17%。2019年8月20日,李宗松通过公司披露了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8月21日,李宗松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卖出公司股票38,425股。李宗松在持股比例变动达到5%时,未按照《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停止交易并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亦未在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后的2日内停止买卖公司股票。

李宗松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11.8.1条的规定。

南京新百控股股东终止增持计划

2019年6月22日,南京新百(600682,股吧)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三胞集团、实际控制人袁亚非因未能筹集到相应的增持资金,尚未实施增持计划,经慎重考虑决定终止实施本次增持计划。

公告表示,三胞集团因流动性紧张,持有的主要资产大部分已被相关债权人进行冻结,为尽力争取完成本次增持计划,一直在积极与各债权人进行协商与沟通,争取早日恢复公司的流动性,并将调配资金优先考虑增持计划。但截至目前,三胞集团尚未筹集到相应的增持资金。

2018年6月25日,南京新百披露其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拟增持公司股份的公告,彼时信息显示,袁亚非计划从 2018年6月25日起6个月内,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和信托计划等方式增持公司无限售流通股,拟增持资金为不低于 4亿元,增持价格不高于 35 元/股,累计增持比例不超过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 2%。

但此后南京新百又公告称,因2018年以来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融资环境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三胞集团流动性较为紧张,无法筹措资金在原计划期间内实施增持,上述增持计划被申请延期至2019年6月25日,然而在截止日到来之前,上述计划却再度因筹资问题终止。

总结以上“爽约”的理由,有缺钱,也有敏感期限制、流动性紧张、金融环境发生变化等。实际上,监管层也在重拳打击相关主体“爽约”的“忽悠式”增持。

将实行的新版证券法将堵住法律漏洞,新增公开承诺的披露义务以及违反承诺的赔偿责任,有利于充分保护投资者权益。

(责任编辑:邵晓慧 )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